当前位置:主页 > 其他小说 >

锤子科技一直在进行多元化探索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8-10-20 13:51

   在业内看来,资金难言乐观且常年位列二三线手机厂商的锤子科技,借助研发整合,不仅能节省开支,也契合自身发展诉求。   先后涉足VR、空气净化器、笔记本电脑“坚果TNT工作站”的锤子科技,多元化布局成绩并不显著。本被视为部分缓解锤子科技资金紧张的又一多元化“利器”的子弹短信,下载量已不及峰值的百分之一。资本人士直言,提高用户留存率、吸附新用户是子弹短信能否持续融资的关键。同时,行业下行叠加显著的头部效应,锤子科技的手机主业面临的外部环境也正在恶化。   调整架构以节流   “以锤子科技回复为准。”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广益”)投资部人士言及锤子科技拟将成都总部解散的传言时表示。本报记者就此致电致函锤子科技,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据天眼查显示,锤子科技自2012年成立以来,前后历经八轮融资。东方广益为锤子科技截至目前最后一轮的投资方。   东方广益于2017年8月在官网公告称,“近期,本公司与锤子科技签订了《股权投资协议》,拟投资人民币6亿元入股锤子科技。”官网信息显示,东方广益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6.5亿元,是由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授权成都市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投资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随后,锤子科技将位于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应链、研发、设计等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迁入成都,入驻办公约200人。这一人员体量近乎当时锤子科技员工总数的一半。 锤子科技已两度被推上话题口。一是锤子科技孵化的子弹短信被App Store下架,二是锤子科技正在酝酿架构调整。   “估计有四分之一左右的研发人员愿意回北京去,同事们对研发整合引致的搬迁反应比较平淡。”一位锤子科技成都总部不愿具名的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了锤子科技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技术人员进行整合的消息。该人士也透露称,不少西南籍研发人员已开始寻找同城新岗位。这也意味着,此轮整合势必带来人员流失。   10月15日夜,有微博网友爆料称锤子科技成都公司其中一处办公地点解散,随后该消息在网络蔓延。次日,《证券时报》等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成都猛追湾世茂大厦15楼近2000平方米的锤子科技成都总部,看到“与午间情况一样,一眼望去仅寥寥数人,办公桌椅大面积空置”。但随后锤子科技掌门人罗永浩、锤子科技均在微博予以否定并澄清。   “目前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实为公司为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公司成都总部的职能依旧保持不变。”锤子科技公告称。   本报记者辗转联系上锤子科技成都总部内部人士。该人士介绍称,受近几日研发总部整合事宜影响,上班时间的确有大面积工位空置。   “但公司并没有全撤,我们只是将成都总部的研发部门撤掉收归北京。愿意回北京的员工可以选择回北京,不愿意回北京的员工就地遣散。”上述人士称,“整个成都总部研发部门差不多近100人。其中,近半的人属于西南区域户籍人士,他们去北京的意愿并不高。”   本报记者从锤子科技成都总部另一工作人员处也获悉类似消息。   在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看来,整合决定最终的达成表明这是锤子科技和投资方共同意志作用的结果。   “前期的投资设想可能在实际推进过程中会根据落地情况做出适当调整。”孙燕飙续称。   面对既是新生品牌也是中小品牌的锤子科技,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以锤子科技的体量,研发并不需要多地来做,聚焦不仅能降低财务压力还能保障精准发力,契合锤子科技当下的发展诉求。   业内之所以将整合研发中心视为客观助益锤子科技的重要原因,是锤子科技屡次被质疑财务状况不佳、资金捉襟见肘。   据锤子科技的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显示,锤子科技2015年亏损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此外,还有多家媒体报道称,锤子科技2016年亏损4.27亿元。   硬件制造向来在前期研发、物料、渠道等方面投入不菲,且投资成本回收周期长,尤其是对于锤子科技这样的创业型企业来说,出现亏损、资金吃紧的状况并不意外。但业内认为,资金紧张之所以成为锤子科技挥之不去的话题,与它在手机市场不温不火的表现直接相关。   锤子科技第一款手机锤子T1于2014年5月推出。受制于亲民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定位与3000元以上的高定价制约,T1出师不利,仅实现目标销量50万台的一半。此后推出的T2手机遭遇类似困境,锤子科技无奈采用以价换量策略。   言语上不肯示弱的罗永浩未必没有进行反思。锁定年轻用户群的千元机全新子品牌“坚果”紧随T1推出,也令外界首度意识到了他的主动纠偏。事实也证明,“坚果”系列不仅成为驱动锤子科技手机销量的引擎,也令它获得了手机供应链人士的认可。   锤子科技前后共推出7款手机,总销量不超过300万台。IDC手机分析师王希称:“这一销量与三星、魅族、美图、360等二三线品牌差不多属于同一量级。”其中,坚果Pro逆势实现逾百万部的销量。孙燕飙称,“二三线手机厂商某单款机型销量逾百万部已属于较乐观的成绩。”   IDC预计,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滑6.3%。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排名前五的手机厂商,市场销售份额自2015年的60%逐年递增至2018年的91%。行业下行叠加显著的头部效应,锤子科技这样的小众手机品牌所面临的发展大环境正在恶化。   但这并不意味着锤子科技就不具备壮大契机。王艳辉直言,“小而美”的锤子手机在产品品控、供应链整合、品牌营销等方面保证“不出错”,再辅以设计等环节的持续改进,可获得更可观的利润。   融资自救难?   手机之外,锤子科技一直在进行多元化探索。   最近的一次发生于2018年8月20日。锤子科技手机新品发布会上,子弹短信首次亮相。因为具备支持发送的语音消息自动转文字、收听语音时支持调节进度等直指微信痛点的特征,子弹短信爆红。上线两天,子弹短信便荣登苹果App Store 第一,并持续霸榜。   8月28日,罗永浩微博称,“子弹短信上线7天,已完成第一轮1.5亿元融资。”成为资本、高榕资本均向本报记者确认参与了子弹短信的A轮融资。但好景不长,2018年10月,子弹短信因为两条资讯侵权被苹果App Store 下架。子弹短信的下载量已不及高峰时期56.8万的百分之一。   尽管罗永浩在涉及子弹短信的话题上变得更克制,但锤子科技作为子弹短信的投资方,一旦子弹短信成为名副其实的现象级社交软件,势必会对锤子科技的业绩带来改善。   “下载量等数据持续向好才能证明,它‘帮助那些有大批量、高频信息处理需求的用户更好地沟通和交流’的产品定位,解决了用户痛点,否则子弹短信能否持续融资自救都是难题。”天图资本合伙人冯卫东表示。 这也只是锤子科技多元化尝试的缩影。锤子科技于2016年涉足VR、2017年11月推出空气净化器,2018年5月,罗永浩推出了一款搭载AI功能的笔记本电脑“坚果TNT工作站”。但综合中怡康、奥维数据,锤子科技始终无缘于空气净化器销量前十名。而坚果TNT工作站不仅推出之际因为类似PC台式电脑,引发市场对其前景争议,而且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多位渠道人士向记者表示从未听说该产品。   业内认为在手机增速趋缓的背景下,锤子科技进行多元化业务的探索有助于形成新的利润点。在资本人士看来,与其坐以待毙,多元化尝试才能吸引外部投资者,获得融资续命的可能性。而可持续性的融资也为锤子手机赢得了时间、资金契机。   同时,孙燕飙直言,相较于发展,活下去成为锤子科技这样的二三线手机厂商亟待思考的议题。   “左脚是手机市场,右脚是国民级社交软件微信。这相当于是双线作战,且两个战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均非同一般。”孙燕飙续称。
  • 上一篇:科技开发与应用的探索与实践
  • 下一篇: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林业科技基础性
  • Copyright 2015-2016 书朋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